You make me cry

“哎呀!小张同志你这是作甚?怎么还绑上了?”
“灵玉同志我也???对这个状况很费解啊!”
“咱进屋慢慢说,着凉就不好了。”

【小张同志衣服里塞有徐四的字条:应该做的,不用谢】

本来是生贺结果治病去了奏……最近才补完,凑合发了【不是】

+

8点打卡!!

就算是练家子,下雪的时候也是得悠着点。
不过看着眼前这身,张楚岚默默感慨,也就是长成张灵玉这样才能穿的这么随意了,他就算隔着老远往出站口那儿杵着,照样让你一眼看去,满眼都只有他。
说起来就算是练家子,下雪天确实也得悠着点,张楚岚刚踏出车站,就被这逐渐嚣张的雪激出个喷嚏,迎接他的张灵玉猝不及防,被喷了个照面。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张楚岚瞅瞅他,开始判断灵玉真人现在是什么脾气,生气恼怒嫌弃忍无可忍,诸如此类还有些对着他才有的情绪,不过什么都没发现。
突然脖子上被什么缠住了,才发现是张灵玉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个米色的围巾,看起来软乎乎的,比他自己脖子上那个围脖看起来暖和不少。张楚岚还在思考,小师...

+

这个姿势比较考验小师叔的腰腹力量,一只手扶着老张的腰还有只手扯着老张胳膊防止这货怂了跑路,不过小师叔终究还是低估了张·被守宫砂困住兄弟二十多年·处男的饥渴程度,初夜后的早晨,老张看起来非常滋润,而小师叔却觉得肾有点儿疼。₍₍ (ง ˙ω˙)ว ⁾⁾ ​

+

© 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