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灭文(几个脑洞)

记几个脑洞片段,可能会写,文渣,文风矫情,占tag请原谅

(初遇梗)
酒吞刚认识茨木的时候是一个非常懵逼的状况。
茨球:“听说你很强!来跟我一决胜负吧!”
吞总:“……这位小兄弟身量未足,本大爷跟你打是会被人不耻的。”拔腿要走被拽住就是个过肩摔。
吞总:我靠这小子劲儿挺大啊!
当时吞总还不是吞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茨球制度了。
“行了打也打过了,滚吧!”
茨球低头不说话,散发着委屈的气息,眼看是要哭。
吞总尴尬的很。
“不就是打架输了嘛……胜败及兵家常事以后说不定就赢了,真的,我打你还挺费劲的……”
茨球抬头一脸兴奋:“你果然很强啊!好!那来吃了我吧!”
吞总懵逼:哈?
茨球说:“打败了不就是要用来吃的?被你这样的强者吃掉我无怨无悔!”说着躺平:“请用吧!”
吞总赶忙捂嘴:“雾草你小点声……”说着赶紧听姑获鸟在不在附近,松了口气然后语重心长:“小孩子乱说话,谁说打败了就是要吃的?又不好吃还不如吃人。”
“人也不好吃,吸到骨髓里都是苦的。”
“妖怪也不好吃啊!”
“吃妖怪比吃人有用多了,放心我很强的!你吃了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君临鬼族唔……”
“都说了小点声成吗!别跟推销业务似得成吗!”
实在没办法酒吞说:“你还不够强,不够格让本大爷吃,所以少年啊去寻找变强的方法吧,往那边走走远点,就找到了,乖,快走。”
“哦!”
几年后一个茨木在他喝酒的时候从天而降。
“与我一战吧!这次绝对要让你吃我吃的心服口服!”
已经是吞总的吞总想了半天,因为茨木比茨球多了对角,个子长了不少,又比那时候干巴巴的小鬼看起来貌美了不少,一时间没认出来是谁。
然后被一个过肩摔。
日哟是这小子!吞总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揪起来一顿好揍。
当然自己也挂彩了,茨木一看这个鬼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大,眼睛一亮像是有小星星。
“呵呵呵呵呵呵不愧是吾最钦佩的……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合着你不知道我叫什么就来跟我打?”酒吞气笑了也气消了,伸手把他从地上捞起来。
“酒吞童子这个名字,这次可得记好了。我看你根骨清奇吃了可惜,不如追随我吧。”
此时的酒吞想起了一个源氏的贵族。
“追随你?能得到什么?”
“什么都可能得到,被我吃掉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
“可……此世还有什么值得拥有的事物么?我以为做鬼最重要的就是被强者吃掉,或者吞噬弱者。”
“你求什么?只是绝对的力量么?”
茨木摇头:“我生为鬼,只有求死了。”
酒吞只觉得好笑:“还真是无趣至极的追求,可为之死的事那么多,怎么偏就信了最不风雅的那一道呢?随我来吧,让你看看这人间。”
——————————————————
(退治梗)
酒吞被枭首后,茨木童子在城门边游荡不愿离去,却碍于阴阳寮的符咒无能为力。
此际一对猫妖母女在罗生门一代名声大噪,听说学的就是当年茨木童子谋财害命的法子,在夜里装作迷路引诱武士,却不谋财只害命。
茨木老巢被占,只得先回到罗生门,当天夜里化为武士形态被那二人引诱到一处宅院,凡夫俗子看不出来,茨木眼里就是一处被焚毁的农舍罢了。看明白这两个小妖没什么实力,当场将她们制服了。
母女二人大骇讨饶,说她二人原本也是纯善人家一对婆媳,家中男子被征兵五年未归,她们在战乱之际被路过的武士奸杀而死,家中两只黑猫哀叹她们的死去,带来鬼火令她们化为妖怪。为了平息憎恨,只求杀尽这平安京的武士,且罗生门是大鬼栖所,阴气强大,就此安身,绝无冒犯之意。
茨木此时本就心绪不宁,感怀身世,不由得生出些多余的同情,便无意为难她们。
几天后他强行盗回酒吞的头颅,却无法令他复活,心灰意冷之下云游数年,偶然间感到罗生门出了变故,连夜赶过去,那母女之一已不见了。问及缘由,老妪掩面哭泣,未曾料到她离家多年的儿子竟然立了战功,被封为武士回到这平安京,她那儿媳难以了断思念与他相认,倾诉衷肠后了却执念,便往生去了,她儿子无法复仇,愤恨之下自尽。如今只有她仍在此,只怕是心中怨恨已经难以消弭了。
茨木一时语塞,安抚了她之后彷徨而去,途经朱雀门,双腿失了力气,伏在地面上泣不成声。若杀死所有人就有办法平息这份憎恨,那该是多么幸运啊!
可明知不能,明知不能。
这世间酒吞童子让他亲眼去看,可若没有酒吞,这世间万种风采于他也没有任何意义。不如往生去吧,即便这份怨恨太重,连地狱也无法消受。可这也定不是酒吞所愿见到的,而他该讨回的帐还未讨。恍惚之中化身为女子,往罗生门去了。
那一天后,髭切的名号响彻天下。
得知酒吞已经往生,茨木把断掉的手就在地狱,那之后再没人知道他的行踪。
————————————————

没了(:з」∠)_感觉要写很麻烦,反正不是啥好梗

评论(2)
热度(20)

© 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