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寥的一拳丢人和刮不死人

神秘商店出了个六星针女,二号位。
“哦哦哦哦哦!!!!”狗子和茨木突然兴奋。
“来不及解释了!快氪!”
晴明拿出了勾玉。
“不够啊!刷个石矩吧!!”博雅说着拿起四十米长弓。
“还是不够啊!金币协助有吗!!一万的也行!”
“可恶!贾玲我们走!”
半个小时过后……
“终于!!”大天狗喜极而泣:“我大天狗终于可以完成大义了!!”
“说好的副属性暴击就给我啊。”茨木这时候也不忘抢资源。
“小辣鸡还跟我抢暴击!我还没满暴呐!”
“诶嘿保姆狗你是不是忘了点事,你满爆也刮不死人啊(笑)”
晴明说着稍安勿躁,颤抖着买下那个针女。
生命加成。
空气突然安静。
“算了给桃花妖吧,就当无事发生过。
————————
今天二狗子找茨木做人生相谈,中心思想无非是希望他下次刷御魂塔七层可以多暴击几次。
“兄长大人虽然皮糙肉厚,但也经不起酒吞童子大人每次都集火他啊。你看……”二狗子指向日常蹲在树上吹笛子的大天狗,“兄长他每天出去赚钱养活我们这一大家子,活生生把翅膀都刮秃了!每次刷御魂塔七层都要被您的挚友怼,您不帮他也就算了,就算捏到酒吞童子也没暴击就算了,您不要刷到最后一轮就可劲儿捏大蛇啊!”
茨木感到很委屈:“这……我也是没办法啊,你哥他每次跑的比山兔还快到我这儿就只剩下大蛇可以捏了。”
“白字。”大天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树上下来了,一脸幽怨:“捏出了白字。”
茨木面上开始挂不住了,辩解道:“爆伤!爆伤的事能看暴击率么……”
这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看到旁边的吸血姬也开始盯着他了,那小姑娘的暴击率只有两成,打蛇的时候还回回都暴击,如果不是茨木了解酒吞童子片叶不沾身的性格,只怕要怀疑这是不是他挚友的私生女了,打架的习惯简直一模一样。
————————
今天大天狗休息,身上那套针女让妖狐穿着玩去了,妖狐带着他家跳跳妹妹就去拜访大舅哥,一个不留神突了几百下。听了这事儿,大天狗开始去给晴明吹风了。
“你看,妖狐虽然年纪轻轻,也是个可塑之才啊,虽然输出看脸,好歹爆发一次效果直观,比之茨木何如?”
大天狗看晴明不为所动,就有点气。之后两天把自己闷在房里,扬言道要么把茨木送神龛要么他自己去神龛晴明你看着办吧。
晴明听了,也没什么反应,跟博雅说:“他这样你别去管,明天乞讨荒川碎片的时候就好了。”
博雅到底还是担心,遣二狗子去劝劝。二狗子嘴上答应了,转头就往神龛跑,还没到返魂的地方被一只巨大的鬼手提了起来。
茨木提着猫似得,半蹲着,盯着身量未足的天狗:“你小子想干嘛?”
二狗子哪被人这么对待过,何况是他没什么好感的茨木童子,心里一气,眼里就泛了点水光:“轮不到你来管!”
“对长辈连敬语都不用了?”茨木轻笑,他笑起来总有种嘲讽的意味,二狗子看了就更气了。
“别以为你五星了就了不起……按来寥里的时间我还是你长辈呢……真不知道晴明大人为什么这么看重一个拼出来的家伙……”
“拼我出来是那个阴阳师有眼光。”
“既然晴明大人有眼光放着姑姑和莹草不管硬要给你升星……干脆返了我,多给他换几个五星材料。”二狗子说着,莫名地觉得越来越委屈:“反正……我一直是多余的那个,明明是第二个来寥里的大妖怪,却只能在寥里看护……明明小鹿男也比你早来寥里……”
二狗子说着说着,眼泪兜不住了。茨木看着和大天狗一模一样的那双眼睛掉眼泪,觉得有点意思,不过总归不太好受。
“你觉得晴明那家伙真的不看重你?”茨木说:“既然如此,那套六星魍魉吾就收下了。”
二狗子闻言一愣。茨木见状继续说:“反正吾不过是个混吃的,有好东西据为己有也是分内之事。”
“……请您别突然用老头子的口吻说这么不要脸的话……”
话是这么说,二狗子也没那么难受了。
提着他的那只鬼手突然松开了,在他背上狠狠拍了一下。
也许对茨木童子而言是轻轻地,可二狗子这时候觉得还不如把自己返魂了。
“喂,年幼的天狗。”茨木看着他:“把勾玉给我。”
二狗子一愣。
“你不是在管仓库嘛,就算把那点勾玉留给晴明抽卡,不如做点别的。”

第二天大天狗的房门被人突然砸开,他正做躺尸状,所以没有任何防备,一个金灿灿的东西掉到他手上。
“收着吧。”茨木背对他,即便天蒙蒙亮,还是能看得出来他一身狼狈。
大天狗看看手里那个五星攻击破势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兄弟你能给我换个针女么?”这种话还真说不出来,虽说茨木现在只能打出被戏称“小拳拳”的鬼手,真的让这个“小拳拳”锤一下……还是算了。
想想隔壁的地藏酒吞吧,他临终之前的三天都说了什么。
“来吧茨木,你能抓掉我血皮算我输。”
隔壁六星满爆爆伤300+的茨木欣然接受挑战。
大天狗只能忍着把自己返魂的冲动说了声“多谢”。
茨木冷哼一声,自以为很帅气地走了。
大天狗对此嗤之以鼻,然而确实觉得有点帅,一看手上那个破势儿,顷刻间愁云惨淡。
“忘了说了你那个六号位针女我拿去用用啊!”茨木突然折回来。
“……”

晴明:……所以这就是你暴击捏不死人的理由?
茨木:暴击的事儿能看爆伤么?
晴明:行吧行吧这个大白毛已经救不了了,明天就返魂吧。
——————————
“狗子啊。”
茨木看不下去了。
“你也别太难受,山兔已经很努力了。”
“你看,她今天穿了你的跑鞋,好歹跑过了29级的啊!”
“你别想不开,你看现在不是能刮出很厉害的风了?”
大天狗从被子里探出个脑袋,幽幽地看他。
“丢人啊,你知道吗?以前山兔跑不过人家我还能自救,现在完全没有我的回合。”
说完钻回被子里:“暴击?呵呵。”

评论
热度(2)

© 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