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多愁善感的片刻

莫名其妙的片段灭文
是画完那张图的衍生所以是使鬼(:з」∠)_

(前文:没拔剑,恩卓上大学,鬼怪依旧忧郁,忧郁到想喝酒,就开了瓶82年的雪碧。)

就像很多贝类一样,那壳把最宝贵的部分放在十分坚硬的固体之后,压迫它们,试图让它们永无见光的那天。
壳完整,且坚硬,一直以来没人能打碎他,因为还没人这么想过——某一天,像要把骨头从肉上扯下来一般,有个心血来潮的人竭尽全力,终于在上面凿出一个空洞,于是那被小心收藏的东西让他看一点点,很像是星光,那个人喜不自胜:“是宝物!”那个人想,壳之所以将自己用砂砾磨成丑陋的模样,是因为不想有人发现这块宝物,这样猜测着,继而对它的丑陋释怀了,甚至更进一步的,觉得那壳实也太碍事,竟然将如此珍贵的东西藏起来躲避一切,不是暴殄天物么?所以就着那块缺口,开始打下大块的碎片。
那个人将卸掉壳视为要务,可那壳实在太过巨大而坚硬了,这项工作就变成无尽的余习,他毕竟是心血来潮,所以烦躁日渐堆积,便责怪那壳太过吝啬。
谁知道,可能是被说的有些不耐烦也可能是对自己的吝啬感到羞愧,听到这句话的壳竟悄悄地张开一点缝隙,泄出奇异的光。尽管只是一点点,那个人还是为之驻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然后呢?”
“然后嘛…熬不过那个人,那颗蚌就把自己打开给那个人看,发现只有贝肉之后那个人很失望地就离开了。”快速阐述这一切的鬼怪眼圈发红,意识不清,以他头上那篇空间为中心渐渐聚积起了云,其构造是酒气,如同瓦斯令人不安。
使者是毫无生气的老样子,手上拿着一罐啤酒,所以看起来极不诚恳地说:“你的初恋故事真是令人同情。”
“跟恋爱一点关系都没有,也跟我没关系。”
“你说是就是吧,要吃点番茄么?你看起来不太好。”
“红的不要。”
“青的不太好找,将就吃了吧。”
鬼怪睁开眼睛,就像故事中的壳那样掀起一点又阖起。
“明明不能喝却喜欢喝啊。”
“不,我也不喜欢喝酒的,这才半杯。”
“总不会是喜欢跟我喝。”
“对,总不会是这样。”鬼怪翻了个身变成侧卧,脊背因这个动作看起来很放松,却呈现出完全拒绝沟通的姿态。
可这真奇怪,明明先行开启沟通的也是他,擅自打断的也是他,使者从来摸不透这个鬼怪什么时候是真的想要跟人诉说什么,又是不是真的渴望得到回应。
液晶显示屏上还在放着陈旧的剧集,一瞬即逝的各色光影打在他们身上,仿佛睡着的那张脸只是稍稍皱眉,然后说:“阿使,把光调低一点。”
被招呼的人只是抬手换了个台,纪录片旁白声情并茂地讲述非洲大草原,色调其实和讲述内容相反,了无生趣,不过总比晃眼的光线好些。
“你去过非洲吧,那地方怎么样?”使者吸着饮料问的漫不经心。
“嗯……头两个世纪去那儿呆过一阵子,马马虎虎,狮子很可爱,怎么你想去?”那片肩膀耸动一下,把盖在身上不知是谁的大衣扯了扯,努力把自己包在里面。
“之前一直在攒钱,最近几年安排到我头上的工作比较少就想着要不要出个国?”
“你出国还要办护照之类的吧。”
“挺麻烦的,所以……”那双眼睛意味深长地看了过来:“我记得你带高三生去过加拿大。”
“看我也没用,你又进不来我的门,所以攒够钱之前就安心地在韩国生活吧,我可不会资助你。”
话是这么说,其实也不是没办法,使者可以催眠其他人也可以不被任何人看见,只是机票钱攒一攒也能出来,况且他的身板,即使去熊抱一头狮子也不太可能被咬死。
不过他是很乐意直接把这货丢到非洲,就现在。
如今他像是是寄居蟹,即将被赶出自己的壳,但抢走他壳的人不是别的螃蟹而是寄生虫,附着骨骼生长时刻寻找夺走他神智取而代之成为主人的机会,某种意义上又自掘坟墓了。之所以用又,因为他不知道给自己造了多少墓,最后也就这一块切切实实地躺了进去。
一想到这不能一帆风顺的鬼神生涯他就有些想哭,他在原地侧躺了不知多久,直到吸管吸到空气的声音被封闭的饮料盒放大,他背后传过来一个声音:“旅行也有助于放松身心,你明明没工作,压力比我还大啊,偶尔放过自己的心去外面转转吧。”
“也放过韩国的天气吧。”德华顶着室内的雨去了厕所,路过时抛下这么一句。
去走走,这个念头被他嗤之以鼻:“你以为我那几个世纪是白活的,又不能走出宇宙探索更高次元的东西,去哪儿不都是一样。”
“你是喝醉了所以胡搅蛮缠,我都不想理你。”
不过还是理了,虽说很敷衍。鬼怪想,然后忍不住挤出一个滋味奇怪的笑:“你倒是……不嫌我烦。”
“有人会嫌你烦?”使者目不转睛,屏幕上大片的小红鹳正在因为误闯的幼年狮子而四处乱窜,丝毫没察觉到眼下的惊慌成就了何等美景,使者不免又是一阵心动:国外,真想去啊。
如果能在鸟群之中……羽毛一定也很软。
“你估计只能沾一堆排泄物。”
鬼怪终于肯转头看他一眼,都听到了。
“……我现在有点嫌你烦了。”

(后文:所以两个人就去旅游了,大学生也想去然而因为是期末周所以只能认命肝论文。好不容易学会自拍的使者拍了一堆糊一脸的照片发回来,鬼怪简直想砸他手机:md, zz还玩美颜!
最后勉为其难地亲自拍了几张,发现也是糊的。
鬼怪嘟囔果然旅游还是得带女孩子来。
使者伐开心,瞪眼嘶气。
恩卓打了个喷嚏,后来听了这个抱怨心里毫无波澜原来带女孩子旅游是这么个用途,简直是对新世纪优秀女青年的弥天大误。
不过说起来,闺蜜也经常说自家爸妈带自己出去就是用来提行李和拍照的。心里平衡了点。)

评论
热度(9)

© 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