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那个傻逼娱乐圈paro
算是番外+剧透

这两天艺能界不太平静,发生了让那些名人在同一时间焦头烂额的大事件。
戾桥茨木自杀了。
过气舞台剧演员在去年复出,还参演了知名漫改电影,不惑之年再度爆红,还发行了专辑,据知情者透露,没有意外的话他今年年底可能要去某个四季如春的国家,在那儿的电影节走红毯。任谁来看,这种时候实在是不适合自杀的。
然而就在今年冬季伊始,他在拜访了某个神社之后回到家中,也许喝了一夜的酒,也许看着窗外从来不会缺人的街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他是切开了手腕的血管躺在浴缸里,血液流到地板砖上渗入缝隙,过了几天被楼下的住户察觉?还是在结实的电扇上吊起一根绳子?
这件事发生之后最先有动作的是媒体,抢到第一现场的那家,一夜之间调动每个部门都在想如何把这篇报道写的惊天地泣鬼神。然后尸检报告出来了,他是自然死亡。
人们说死相非常平静,应该是如同暮年之人步入永恒的黑夜。
酒吞是知情者,他死的时候确实平静,没有一丝挣扎,就像是安然睡去,小的时候他亲眼看见外祖母过世,老人躺在摇椅上,打着毛线的手突然不动了,毛线球滚下,人们看她嘴角带笑,还不忍心去打扰她。
酒吞看着茨木睡过去的时候也没有打扰他,他确实是该休息了。
他走过的岁月,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漫长,比任何在世之人清醒的时间都要久,也许是醒了太久而太想做梦了吧,这次他没有再醒来。

评论
热度(13)

© 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