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随我入江湖

(记个脑洞)
总之是个架空,翻到粮了很激动所以献上陈年腿肉祭天希望能有个不嫌弃我废的同好。
一个人的夜真他妈饿啊,饿了就想吃包子,然后脑子里是张灵玉带了一提包子下山找人,最后找着人了是在一个小破店里。按理来说他俩本不该如此熟识,然而就相熟了,他俩还是自小一起修行的谁都知道对方什么德性。
平地里像是起了一声狗叫,这小破店来了个新客。
白发不知是哪家烫头店染的,身上这道袍确是由内而外白白净净的。
人面生,生的清秀,眉间点着朱砂印子,修真界面标配。袖中鼓鼓囊囊是藏着一把刀,手上提着二斤馒头,馒头不打狗,狗自然要吼他,但碍于有刀在,只敢夹着尾巴用气声,强撑着咬牙切齿。
这位少侠里边儿请嘞!您是打尖儿啊还是住店啊?
少侠道,我来找位大侠。
少侠道,听说有人在你们客栈赊账让关了马棚,账单寄到他师父手里,还带不断更新的。
这声音远远儿捎过来,本来倒在桌底下衣衫褴褛的少侠一个激灵打起,酒就醒了大半。撑着这点儿清醒打着转,晃到了这位少侠身边。
一个躬身,顺便打了个饿嗝,带着几天没洗的体味儿送过来,小二一脸嫌恶地避开,那杀少侠倒是面不改色,眼神愈发冰冷冻人。破落少侠也不含糊,顶着这阵高压叫的毕恭毕敬:小师叔!
少侠猛拍桌:不敢当!听说张大侠英明神武,单枪匹马劫法场,通天门满江湖缉拿不得,甚至把天师府围了将近半月,没想到竟屈尊在这小小客栈的破烂马棚,这等处变不惊安之若素的心性,我张灵玉怕是配不上您这声师叔。
张楚岚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脸:看你说的这哪儿的话?以讹传讹的事儿也信?我只是跑得比他们慢,就让甩了一身泥……赊账这事儿纯属……
合着当从犯你还有理了?张灵玉把馒头往桌上一拍。
……意外,不敢。
张灵玉叹了口气:把你那副油腔滑调收起来,传出去让人都看看堂堂天师府传人什么德性?
啥德性不都被看走了……说着努努嘴冲着旁边的装木桩的小二。
馒头吃了吧。
啊?
饿了几天了?
也没几天,店家有时候会给点剩菜剩饭。说着五脏庙奏起了乐。
吃。
……
跟你说话这么费劲呢?
听见了,这不饿过头了只想喝汤么……说实话,饿是饿,什么都吃不进。
张楚岚捏了个馒头,又放回去。
张灵玉看着他,摇头表示爱咋咋地,转身招呼小二过来,说给他打碗粥,稀一点的。
张楚岚喝的慢条斯理,决不像是连着几天没吃饱饭的人。张灵玉一言不发就那么看着,等他喝完了才开口道:你说你去闯江湖,闯出来个什么劲儿?
没劲,真的没劲,不如在山里窝着舒坦。张楚岚一抹嘴,笑了笑:不过我过得惯的还是这儿的日子。
当真是个没救的凡夫俗子。
是,药石罔效了~
(大纲:张楚岚劫了法场救下了无根生,一下把十佬得罪完了,同时无根生也放出消息,他/她已经下令要全性不惜一切代价追杀这位救命恩人,因为八奇技的秘籍就在张楚岚身上。但不论全性还是其他门派都清楚,只有张楚岚知道无根生究竟是谁。全性内部不服无根生的人蠢蠢欲动,而为了得到完整的八奇技,十佬只得派人“保护”张楚岚免得他被全性的人给搞了,老天师和陆老担保,派了张灵玉下山,一路护送张楚岚回龙虎山。)

评论
热度(3)

© 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