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make me cry

“哎呀!小张同志你这是作甚?怎么还绑上了?”
“灵玉同志我也???对这个状况很费解啊!”
“咱进屋慢慢说,着凉就不好了。”

【小张同志衣服里塞有徐四的字条:应该做的,不用谢】

本来是生贺结果治病去了奏……最近才补完,凑合发了【不是】

+

8点打卡!!

就算是练家子,下雪的时候也是得悠着点。
不过看着眼前这身,张楚岚默默感慨,也就是长成张灵玉这样才能穿的这么随意了,他就算隔着老远往出站口那儿杵着,照样让你一眼看去,满眼都只有他。
说起来就算是练家子,下雪天确实也得悠着点,张楚岚刚踏出车站,就被这逐渐嚣张的雪激出个喷嚏,迎接他的张灵玉猝不及防,被喷了个照面。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张楚岚瞅瞅他,开始判断灵玉真人现在是什么脾气,生气恼怒嫌弃忍无可忍,诸如此类还有些对着他才有的情绪,不过什么都没发现。
突然脖子上被什么缠住了,才发现是张灵玉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个米色的围巾,看起来软乎乎的,比他自己脖子上那个围脖看起来暖和不少。张楚岚还在思考,小师...

+

神神叨叨

F【打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吸爆!我能吸到爆!
真是爆炸可爱了perfect peach!!!!!!
甚至想直接暴起买票【醒醒吧人在上海
文广真好,文广真好,文广真好
想想他跳下台“喵”一声【??】我可能真的会原地暴毙。【不存在的听说文广舞台不好跳】

今天12月5日来着

米老师生日快乐!!小✨✨都给您!!!
真的很奇妙!
大师是这天过世但同时这天又是米老师生日!!总觉得像是命运选择了米老师来出演!两个相似的灵魂!都是✨✨!!

+

还是那个傻逼娱乐圈paro
算是番外+剧透

这两天艺能界不太平静,发生了让那些名人在同一时间焦头烂额的大事件。
戾桥茨木自杀了。
过气舞台剧演员在去年复出,还参演了知名漫改电影,不惑之年再度爆红,还发行了专辑,据知情者透露,没有意外的话他今年年底可能要去某个四季如春的国家,在那儿的电影节走红毯。任谁来看,这种时候实在是不适合自杀的。
然而就在今年冬季伊始,他在拜访了某个神社之后回到家中,也许喝了一夜的酒,也许看着窗外从来不会缺人的街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他是切开了手腕的血管躺在浴缸里,血液流到地板砖上渗入缝隙,过了几天被楼下的住户察觉?还是在结实的电扇上吊...

+

又是脖子以下就不想画了系列

+

最近涂的杂七杂八
亚瑟王为主

+

某月某日日

躺在楼顶白露覆盖的草坪上吞云吐雾吐露吐露出爱语
你听啊闻啊或者睁开双眼看一下下面的话就能感受到我
我爱你,我疯狂地爱你,我渴望着你,我愿意为你流泪
我愿意为你流泪也要直视你
你暗淡得让枯枝都成了黑色

+

【酒茨】深信不疑2

注意:开始夏姬八写了。
上次写着写着睡着了今天才想起来后面怎么想的orz就补上啦!顺便推下歌

When I want to put me detector deep inside you,just as now

You stuff off the one way in,then hide it away,just as now
–-东京事变
——————————

2

“夜晚真好啊……”

“有冷气的话。”

酒吞正在集中精力对付电路板,和上铺的茨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茨木说:“你看嘛,晚上人的思路会变得非常清晰,做事情也是更容易集中精力,创造力也是,就像刚才我看着你做精细的工作,那副专注...

+

飛べ

+

小时候遇见过鬼
看起来和自己年纪相仿,就没那么害怕了
还给我丢了吃剩的团子,黏糊糊的,还沾着泥土呢,这样的就算是给野狗吃也得考虑一下吧,不过当时我太饿了,整个思维就跟野狗一样
啊,我当然是没有吃啊
他可能也是发觉我没吃吧,就自己把团子吃掉走啦,后来也没见过
感觉性格确实恶劣,送给别人的东西再要回去,几个意思啊,炫耀吗?
运气好的话估计被哪个不孕不育的收留了,被溺爱着长大,变成了一个没人管着就会死的大人吧,有些时候真的是……三岁看到老
.
.
.
.
.
.
“...说的有道理,那样的话那家伙可能现在也爱吃团子,好歹是一饭之恩的恩人,要是能再碰上就请人家吃点高级的团子吧。”
“说的有道理,那么今天的团子我请客,你随便吃。”...

+

Rey.记录在案的最后一只纯种金色荣耀,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和一只黑龙生了崽,然后就无情抛弃父女二人踏上寻找同类的旅途

+

他随我入江湖

(记个脑洞)
总之是个架空,翻到粮了很激动所以献上陈年腿肉祭天希望能有个不嫌弃我废的同好。
一个人的夜真他妈饿啊,饿了就想吃包子,然后脑子里是张灵玉带了一提包子下山找人,最后找着人了是在一个小破店里。按理来说他俩本不该如此熟识,然而就相熟了,他俩还是自小一起修行的谁都知道对方什么德性。
平地里像是起了一声狗叫,这小破店来了个新客。
白发不知是哪家烫头店染的,身上这道袍确是由内而外白白净净的。
人面生,生的清秀,眉间点着朱砂印子,修真界面标配。袖中鼓鼓囊囊是藏着一把刀,手上提着二斤馒头,馒头不打狗,狗自然要吼他,但碍于有刀在,只敢夹着尾巴用气声,强撑着咬牙切齿。
这位少侠里边儿请嘞!您是打尖儿啊还是住店啊?...

+

凑热闹

+

这个姿势比较考验小师叔的腰腹力量,一只手扶着老张的腰还有只手扯着老张胳膊防止这货怂了跑路,不过小师叔终究还是低估了张·被守宫砂困住兄弟二十多年·处男的饥渴程度,初夜后的早晨,老张看起来非常滋润,而小师叔却觉得肾有点儿疼。₍₍ (ง ˙ω˙)ว ⁾⁾ ​

+

大争之世,小酌之时

张仪与犀首暮年重逢,酩酊之际,重演了一出张仪入秦。
犀首成了张仪,张仪成了犀首,还有一人,还有一人……是谁来着?
张仪学着那个人当初的样子,他坐在王座上饶有兴致地听,不知不觉带了点笑意,像个孩子看见张牙舞爪的小兽却不畏惧,眼中是星光似得好奇,有件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
张仪不自觉说了句“先生教我”。
言罢,听得犀首大笑,张仪开始沉默,沉默着开始把玩手上的东西。
杯中有酒。
杯中有泪。
不知不觉的,就都盛了泪,饮泣而眠,复得一夜好梦。
梦里是属于他们的大争之世。

+

【酒茨】深信不疑 1

(大概算现代paro,梗很白烂,修改之后发了。

酒茨都有不同程度ooc,求指正)

酒吞坐在观众席,他很多年没坐在这个位置了。

主灯泛着隐约的蓝色,并不强烈,整个场地不大,却还是有点昏暗,即使酒吞坐在最前排,也看不清歌手的脸。

西服是泛着浅灰色的西服,帽子是宽檐的小礼帽,遮住半张脸,就隔绝了大部分的视线交流,这样的茨木看起来格外的专注。

从文工团退役已经过去五年,茨木到横滨开演唱会,期间酒吞恰好在这里拍一个广告。那天晚上工作结束后他和经纪人告别,独坐在一家居酒屋,从小电视上看到了这个消息,于是趁着老板捞关东煮的时间打开了移动终端,把票定了。

茨木不知怎么就知道了他要来,动了点私人关系...

+

还有一天!

+

酒茨魅影paro原梗 @Citrine
找到了当初表白用的单独发出来(*/ω\*)喜欢你,如果想继续这个梗随时陪你搞

多年前他说:“跟我来。”
多年后他说:“我一直在。”

+

画过的酒茨相关集合一下,有几张是看了文之后画的(:з」∠)_
p1活到现代的妖怪
p23是两只茨苗
p4一见如故
p56我寥现状
p7罗生门百年业务形象
p8一个尴尬的故事

+

无事生非(酒茨 双荒 狗子川)

现pa,家庭伦理剧。

荒是个高中生,上头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
三姐花鸟卷是学医的,早早的就搬出去住了。二哥大天狗,是名副其实的社畜,二十好几的人了依旧过着高考式三点一线的生活,不过本人还挺乐在其中。大哥酒吞自己有房产,不过懒得搬家,就还跟兄弟们住在一块儿,说是那间房以后结婚的时候用,据荒推测,要不了多久,他大哥的屋子就可以给他空出来,到时候做个室内天文馆玩玩。
说来也巧,荒他们学校前几届的传说级人物就是他吞哥的对象。茨木跟吞哥处对象处了好几年了,因为是校友认识的,刚毕业的时候就投身研究事业,正好是吞哥管的一个项目,俩人分别是组长和副组长,一开始还挺不对付,谁知道发生了什么,茨木对酒吞的态度一百八...

+

仿个bleach

+

自家寥的一拳丢人和刮不死人

神秘商店出了个六星针女,二号位。
“哦哦哦哦哦!!!!”狗子和茨木突然兴奋。
“来不及解释了!快氪!”
晴明拿出了勾玉。
“不够啊!刷个石矩吧!!”博雅说着拿起四十米长弓。
“还是不够啊!金币协助有吗!!一万的也行!”
“可恶!贾玲我们走!”
半个小时过后……
“终于!!”大天狗喜极而泣:“我大天狗终于可以完成大义了!!”
“说好的副属性暴击就给我啊。”茨木这时候也不忘抢资源。
“小辣鸡还跟我抢暴击!我还没满暴呐!”
“诶嘿保姆狗你是不是忘了点事,你满爆也刮不死人啊(笑)”
晴明说着稍安勿躁,颤抖着买下那个针女。
生命加成。
空气突然安静。
“算了给桃花妖吧,就当无事发生过。
————————
今天二狗子找茨木做人生相谈,中心...

+

片段灭文(几个脑洞)

记几个脑洞片段,可能会写,文渣,文风矫情,占tag请原谅

(初遇梗)
酒吞刚认识茨木的时候是一个非常懵逼的状况。
茨球:“听说你很强!来跟我一决胜负吧!”
吞总:“……这位小兄弟身量未足,本大爷跟你打是会被人不耻的。”拔腿要走被拽住就是个过肩摔。
吞总:我靠这小子劲儿挺大啊!
当时吞总还不是吞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茨球制度了。
“行了打也打过了,滚吧!”
茨球低头不说话,散发着委屈的气息,眼看是要哭。
吞总尴尬的很。
“不就是打架输了嘛……胜败及兵家常事以后说不定就赢了,真的,我打你还挺费劲的……”
茨球抬头一脸兴奋:“你果然很强啊!好!那来吃了我吧!”
吞总懵逼:哈?
茨球说:“打败了不就是要用来吃的?被你这样的...

+

p1p2 神兽的饲育方法
p3关于黑色秘密的学术交流,轻微背后注意
堂哥的袍子下面到底有什么

草图流,以后会细化啦
人家都说满脑子只有萌系和不可言说的人,基本上是废了(:з」∠)_

+

一堆狗

自家寥日常向,蛇精病画风
无明显cp

这位晴明有三只大天狗,为了区分,叫大狗子,二狗子和奶狗。也许他是应该感到幸福的。即使这样,他依旧是个非酋。因为他只有大天狗,丧心病狂的是直到他25级为止都只有三只大天狗和唯一的sr雪女,连萤草都是20后半才来的家里。
犹记得草总降临那天的,为二狗子攒了多日的奉为达摩被摆上了接风宴,二狗子什么都没说,很听话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从那之后,战斗中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二狗子的身影,二狗子就在屋里收拾东西,他的弟弟奶狗跟在他身后一板一眼地学,偶然一天看到奉为达摩白白胖胖的身子,心里痒痒的,他问兄长:“兄长大人,那个白色的达摩好吃么?”
二狗子不苟言笑,只是对奶狗的时候,总...

+

“我跟你讲你这人真是……还想喝,唉……伐开心。”
“嗯,祝你早日肝硬化。”
“rua死你。”
“来啊看谁rua谁。”

+

片段灭文

隔着很远的地方,我看见他拿着我硬要他买下来的同款手机,我叫他的名字:久保田诚人。
别过来了。
无法估量的本能驱使我想如往常一样,我想像往常那样冲向他,到他那里去,不论是谁挡在面前,我要去他所在的地方。但实际上,我只是站在那里。
我已经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他没等到我的下文,就像平时那样笑着回应了我,像平时那样似笑非笑:这样啊,那永别了吧。
他像是一开始就知道我不会再见到他了。
他最后一次叫我的名字,像从耳朵里刺进一根针,细细地,被不知名的力量推着扎进很深的地方,我的头颅内部爆发尖锐的酸痛,压迫着神经,像是下一秒就要被这种刺痛夺去视觉,我鬼使神差地想多看他一会儿,。就在那个时候他抹了一把脸,我察觉到再看过去的...

+

他多愁善感的片刻

莫名其妙的片段灭文
是画完那张图的衍生所以是使鬼(:з」∠)_

(前文:没拔剑,恩卓上大学,鬼怪依旧忧郁,忧郁到想喝酒,就开了瓶82年的雪碧。)

就像很多贝类一样,那壳把最宝贵的部分放在十分坚硬的固体之后,压迫它们,试图让它们永无见光的那天。
壳完整,且坚硬,一直以来没人能打碎他,因为还没人这么想过——某一天,像要把骨头从肉上扯下来一般,有个心血来潮的人竭尽全力,终于在上面凿出一个空洞,于是那被小心收藏的东西让他看一点点,很像是星光,那个人喜不自胜:“是宝物!”那个人想,壳之所以将自己用砂砾磨成丑陋的模样,是因为不想有人发现这块宝物,这样猜测着,继而对它的丑陋释怀了,甚至更进一步的,觉得那壳...

+

© 借酒 | Powered by LOFTER